个人第一个MTV正式发布

January 7th, 2010

2010年来了,我也到26周岁了。连学带做了个Flash MTV,希望大家喜欢^_^

观看地址在这里

中秋前后

September 17th, 2008

中秋前一个星期,效率降到谷底。总的感觉是很懒,提不起精神,老犯错误,而且大多低级。工作之前假设过最多的情况是很多东西不会,难以取得突破,上头的压力特别大等等,结果一个都不中-_- 我的第一个对手居然是自己,如何保持一个长期稳定高效的工作状态是这两个月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还是要靠自己调节呀。

我的组长很厉害,不但自己工作很忙,而且察觉到我这几天不在状态,以教我几招为名安抚我的情绪。我猜他是知道我有能力完成好这项工作,但没发挥好,他的对策可以是严厉的批评教育让我好好记住,也可以是现在这样帮我总结。管理是门大学问,人不是机器,心情状态会有浮动,要让整个团队都高效运转,真费心。

组内有个已经升级为妈妈的姐姐,当妈的都很有眼力,两个月时间就可以对我的过去有大致的定位,几个问答过后,说了一句“你不具备80后的性格特征”。那是自然的啦,我可是“国宝级”人物唉。我也在了解她的生活,用她的话说就是无聊,当然不排除她只是在抱怨啦。她问我中秋有没有约人出去玩,我说打算一个人过,她就说你现在应该尽可能和朋友们玩,以后有孩子就没机会了。

一个人过也有一个人过的乐趣,比如说9.13去看残奥会。比赛很精彩,场馆很pp。场馆间建了个大大的市民广场,现在只允许有奥运门票的人进去观看,但还是人山人海。我还是发发牢骚吧,从地铁北土城站到射箭馆有奥运专线,但我上了车问售票员射箭馆在哪站下车他居然不知道,问司机他说这是加班车,他只管跟着前面的车走……还好我前天做了功课,翻着地图对着路牌一点点跟过去-_-

射箭对心理要求很高,我发现1/4决赛和半决赛的发挥水平都要比决赛的高。决赛是中国对韩国,中国队员压力太大发挥失常,接连射出5环6环,最终失利。穿着统一服装的韩国啦啦队一直在尖叫,韩国在射箭项目上还是很牛的,这和他们的雄厚群众基础分不开。另一场比赛有日本选手参加,却遭到部分中国观众喝倒彩。我认为,你可以不喜欢一个国家,但不能缺少对一个国家最起码的尊重。人家千里迢迢来北京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加比赛,还是残疾人,容易吗?

晚上看轮椅篮球也很过瘾。我看那阵地战的场面有点像古代的战车,战士们娴熟的操纵着座驾左闪右避,但也免不了被撞个人仰车翻。每当运动员费力的重新爬起时,总少不了掌声。一场半决赛,又是日本队,不过观众要文明得多。DJ适时的播放了“灌篮高手”的主题曲。其实我们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向日本学习的。

终于到中秋了,家里那两只各有节目。之前有人联系说去长城,但最后没成行。于是我提议去唱k,临时抓了几只到17miles唱了几个小时,嗓子都哑了-_- 还是有收获的,走的时候多认识了一个zju mm。一起回去的时候居然还堵地铁-_-

三天假期的休息,我又恢复战斗力了。还有一个月就转正了,不能大意。

成为纳税人了

July 30th, 2008

第一个月,负了-.- 争取早日“转正”。

不成功的组长

July 22nd, 2008

公司培训,应该算不上什么秘密吧。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怎么吭声。我做事情还是比较上心,出了几个点子,后来就被推为组长。不过,我的团队表现得并不怎么好,于是再次加深了我关于自己没有领袖气质的判断。领袖最重要的是知道做什么,大海航行靠舵手,舵手就是知道前进方向的人。但我不清楚,连我自己都迷茫的时候,我根本就无法带领一个团队。并不是说我没有能力,我的能力强于怎样设法完成已知的任务,并且把其他成员粘合进来。我更多的是一个实战者,而领导往往并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精力去实战,而应站在外面看清形势做好判断,以及鼓舞团队斗志士气,这些我都是外行-_-于是,整个活动下来,我很用心尽力,大伙也很努力,但很乱,我控制不住局面,就败下来了。这个组长当得不成功啊,不过攒点经验也是好事。

三五七年

June 6th, 2008

昨晚通宵改论文,改到四点,终于mail了。虽然还不是最终稿,但后面基本都是走过场了,总算可以轻松了一些。心血来潮的决定去西湖边看日出。人到毕业时,都有点神经兮兮的。 

四点多的天,已经很亮了,很蓝很蓝。骑着车,吹着风,有点凉,我的睡意被赶得远远的。西湖一片云雾茫茫,连湖中的几个小岛也若隐若现。极目之处湖天一色,混混沌沌,就像未来一样,看上去很美,但总觉得理不清楚。 

遥想当年,大概是初中的时候,第一次来到杭州。那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保俶塔和白堤的柳树。杭州很美,但那时的我却对杭州有点不屑。杭州不是大城市,没有让人热血沸腾的快节奏,或者说没有血性。高考,我一直都把目标定在上海,我认为那是我该去的地方。剧情却如此的出人意料,七年前一系列小概率事件的连续发生让我和杭州重新结缘,而且一呆就是六年…… 

五年前,应该是选专业的时候吧,又是一岔路口。我仔细选了一个方向,做好计划要走下去,走着走着就发现跟自己预想的差太多。后来的很多事情实际上就是凭感觉,走一步算一步,一直走到现在,居然还真让我跳到另一条路上。我总是很感激那些帮助过我影响过我的人,现在回想那段日子实在太惊险了,多一个或者少一个事件我可能走的路就完全不一样了。 

白堤我走过无数遍了,印象最深刻是三年前的生日,我给自己请了一个晚上的假,自己陪自己到白堤散心,自己哼小曲给自己听。那段日子太苦,也许不是最苦,但最有代表性。人是有控制欲的,当能有效控制住自己,排除了各式各样的干扰,理性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最后也成功做出来了,其成就感是相当大的。当然,我后来也想过不能一直保持这样,那样就跟机器一样了。只是说保持着指哪打哪的战斗力还是很必要的。 

不得不提到还有那些她们。有时候我想,如果当时什么什么的话,我可能就直接找广东的工作了,然后过上一眼望穿二十年的生活。说实话,如果要我在现在的offer和安稳的生活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以我的个性可能就回去了——我确实没什么大的野心,我很知足;也可能是在杭州呆太久了,血性被消磨得太多了。又如果当时怎样怎样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去北京这座伤心之城——我承认我是个逃兵,落荒而逃的逃兵,没想到我又回来了,某种意义上以复仇者的姿态。还有很多很多的如果,但结局永远只有一个,我面前的路只有一条。 

小概率事件在我身上发生得实在太多,其结果是我很沮丧。想我三五七年前作的计划,没有一个能和现在的路对得上。难道我不要计划吗?没有三五七年前的计划和预期,就不会有对现实的不满,就不会改变路的选择。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的,大方向要计划,具体细节临床把握判断决定实施,想好就做,动作要快狠准。 

马上要去北京了,但对接下来的三五七年,心里真的没谱。如果在广东,我能一眼看穿二十年的话,那么在北京,我看到两三年就不错了。人生如棋,在广东和杭州,我都有落好的棋布好的阵,只要不乱下保底是没问题的。北漂四千里,棋盘一下子大了这么多,变数也跟着上去,真担心自己能否驾驭这么大的棋局。但如果能把这盘棋下好,以后回去就完全不用怕了。其实我也是很好奇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下多大的棋。不管了,先沉下心好好工作,相对稳定以后找个mm领证。2011年11月11日是个不错的日子,嗯。 

在杭州六年了,被这座女性化的城市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正如我之前的判断,我的个性和杭州是有冲突的,以至于这些年我一直受其影响保持快速的变化,甚至变革。杭州的温柔给予我细腻的感觉,我甚至习惯了用自己的感觉去判断事物。做事情不仅仅是目标驱动了,也可能是过程驱动——因为我享受这样的过程所以我去做。我甚至对杭州有了强烈的归属感,因为我身上有着这座城市的元素。可惜再过些日子,归属感将彻底消失,即使以后再来到天堂之城也物是人非,带上了客人的标签。也好,在北京恢复点血性吧。 

五点钟的白堤很美,早起的鸟儿已经在枝头歌唱,有的已经张开翅膀飞向西湖的另一边。既然上帝给了你翅膀,那你就尽情的飞吧,看看自己能飞多远多高。飞累了自然会归巢,认得路就行。

最后的晨练

May 29th, 2008

昨天和danna聊起来,说不如去晨练吧。说起来,也已经很久没晨练了,大概有一年了吧。

约的是七点多,结果第一次醒居然是五点多。昏昏沉沉的睡过去,梦到自己再醒已经是八点,手机还坏了,danna的电话打不进来,马上扎醒。到楼下等danna,很久没见她了,头发留长了不少。边走边聊,她说她也是一大早就醒了。汗,都老人了,晨练一次居然激动得大家都睡不好。。。

搭起来,第一感觉是好陌生。之前也估计到会忘很多,但练起来才发现真的忘了这么多。前两天我还看了点视频,觉得好些动作都可以改进一下,结果还是做不出来,郁闷……天气也热,随便动动就大汗淋漓。很快时间就到了,只好撤。停下来才发现累。才练了半小时不到就累成这样,想当年我们……唉,还是莫提当年勇了。。。

以后到北京就再也没有晨练了。其实现在晨练也没有以前这么有意思,怀念那时候一群人晨练完一起说笑一起早饭。该过去还是要过去的,该珍惜的好好珍惜吧。

中美抗灾对比

May 21st, 2008

其实挺不喜欢以这个角度评论的,因为总感觉对受灾群众尤其是遇难群众不敬。今天看了天涯一帖,自己有点想法,姑且冷血一把。 

天涯那帖(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4/1/704037.shtml)的楼主把 2008年5月12日四川8级地震 和 2005年8月29日“卡特里娜”正面袭击美国南部 两场灾难后中美两国政府的反应作了对比,得出了中国这次抗灾比美国更积极有效的结论。以下是各细节的比较。

1、解放军21小时徒步90公路抵达汶川,国民警卫队三天后持枪抵达新奥尔良

在中国,解放军战士是抗灾的主力,无论是抗洪、抗冰,还是这次地震抗灾,他们都是英雄。中国陆军的战斗力,中国军人的战斗意志享誉全球,这点在朝鲜战争后就无人质疑。美国大兵强在装备,要说救灾还真不那么在行,更何况救灾根本就不是国民警卫队的职责。在美国,枪支泛滥,国民警卫队在台风过后才进驻新奥尔良,更多的是负责恢复秩序。因此那这两者作比较,没什么可比性。 

可以比较的是,在中国,解放军战士可以冒着生命危险抢险救灾;而美国则更尊重救灾人的权利,在台风过后,救援行动大规模展开,将在体育馆和会议中心躲避的5万多灾民陆续转移到500公里外的休斯顿等地。要说美国的抗灾效率,一点都不低,这一点在911就证实过了。

2、温家宝总理5小时内飞抵四川,美国总统布什8月31日中止度假乘坐空军一号鸟瞰灾区

我一直都认为温总理是一位很亲民的总理,他及时到现场为的是督战和提升士气,还有是协调各部门的救灾工作。中国人治大于法治的现状,需要胡温亲自出马才能把救灾效率提到最高。美国则不一样。我一向看不起小布什,没有他爸,没有他弟弟,没有911,我就不信他能当上并且连任总统。但是,没有总统指挥的美国并不会群龙无首,她的国家机器依然高效,这是我非常敬佩的。如果不幸遇到昏君,美国最多经济倒退几年,而且很快能选出新的领袖;而中国却可能濒临亡国。我不迷信民主,看到台湾我就不希望这种民主发生在大陆。专制会使得中国更有效率,前提是找到一种方式,能维持好的领导层。

3、媒体

这个细节好像比较敏感唉。。。我只是把我感受到的说出来吧。在这样的紧要关头,政府控制媒体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我们从官方渠道得到的消息,基本都是煽情的典型镜头,还有就是呼吁捐款捐物。我不冷血,我也流泪,我也无助,无助到除了拿钱砸向捐款箱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但是,完全统一的口径,就本能的引起了我的怀疑——事实是这样的吗?人总希望从各个角度看问题,再综合的得出自己的结论,于是谣言就有了市场。还没养成考证习惯的网民们疯狂的转载着各条来历不明的消息,只能让人更加的不安。

愿死者安息,愿生者坚强安康,愿奇迹发生。再次悼念在此次灾难中遇难的同胞们,再次向奋战在第一线的解放军指战员、记者、民间人士致敬!

无聊到上校内

May 19th, 2008

最近有太多压抑的事情了,先是地震,再是路漫漫的毕业论文。88硬盘挂了,似乎给了我认真干活提供了很好的理由,但压抑的心情却依然无法释放。我居然无聊到逛校内了,呵呵。

有时候好奇心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只会让自己的心情更加复杂。想想毕业前自己的心境又大变样了,我这是怎么了?之前想通的东西现在又不明白了。

还记得以前听到的一个故事,某牛人说掌握的知识就像一个不断扩大的圆,面积越大周长也越长,即懂的越多不懂的也越多。可能就是这么回事吧,想清楚了一件事,由此看到的不清楚的却有三件。要是一直保持傻傻的那该多好……算了,别做梦了,想办法把那三件也搞明白吧。。。

上海奇遇记

May 18th, 2008

上海去过好多回了,这次去是参加iCBBE2008,即某生物医学国际会议。之前幸运的中了篇会议论文,这次去就是讲讲自己工作,顺便为后面的毕设答辩热热身。会议本身波澜不惊,倒是遇到了三个人值得叙述一番。

话说我刚到酒店,要报到注册。我一出现,报到点的工作人员——一个ppmm——就对着我笑。我都快被她那甜甜的笑容融化了,忍不住问:“你干嘛对着我笑啊。”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谁知她回答更让我汗颜。“我认识你啊,你是浙大的吧。”我摸摸额头,确认没有凿着“浙大”两字,脑中迅速运行人脸识别和ppmm人肉搜索两个程序,返回结果是空……办完手续后想问问她的名字,发现她正忙于接待下一批客人,遂作罢。唉,人土不能怨政府啊……

第二个是两年没见面的zzq。两年前,他出国,现在已经毕业,在赚欧元中。这次是他导师领着他来参加会议。其实更像是他带他导师来,怎么说也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呵呵。真是有缘万里来相聚,在他准备回房间的路上碰到,闲聊了一会儿。他给我递上一张名片,已经大有海龟的派头。他说这次请了两个月假,反正他的单位年假比较多,带导师去浙大转转,再顺便回广东看看。两年时间,变幻莫测,大家都不容易。

第三个是在吃自助餐时认识的天大朋友sf。来自北方的他极为健谈。我们两个学科背景相近,又都是要毕业的人,真是一见如故。他的一些看法很让我佩服。比如他刚上研二时想申请出国,家人不大同意,觉得已经读书读了这么久,该找工作了。于是他就拿了GE和PG的offer,还在GE实习了一会儿。实习过程中反而坚定了他出国的信念。虽说研二出去读硕有点晚,但知道了自己要什么再走,这样值得。祝他顺利毕业,祝他在美国康奈尔一切顺利。

在和谐号上,我一直在思索,有好多问题都没有答案,以后的路还是走一步算一步,自己看着办吧。

毕设中

May 15th, 2008

很久没写了,因为忙。。。

简单说说吧。毕设题目曾经被boss bs,有些东西推倒重来。我们学院比较牛b,学校规定是5.15前交论文,我们可以到月底。目前论文只写了40%(我快吐血吐死了……),5.17要去上海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之前投会议论文中了^_^),这两天又要写ppt……

5.12汶川地震,死伤数万,干活都没心思了。嗯,我要加油~~

一般在这种繁忙的情况下,自己都会有各种不满情绪,然后就会给自己许诺说过了这一段要怎样怎样。嗯,我要跳舞,我要爬山,我要打游戏……等都搞定了一个个来,嗷嗷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