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美丽的代价’ Category

最后的晨练

Thursday, May 29th, 2008

昨天和danna聊起来,说不如去晨练吧。说起来,也已经很久没晨练了,大概有一年了吧。

约的是七点多,结果第一次醒居然是五点多。昏昏沉沉的睡过去,梦到自己再醒已经是八点,手机还坏了,danna的电话打不进来,马上扎醒。到楼下等danna,很久没见她了,头发留长了不少。边走边聊,她说她也是一大早就醒了。汗,都老人了,晨练一次居然激动得大家都睡不好。。。

搭起来,第一感觉是好陌生。之前也估计到会忘很多,但练起来才发现真的忘了这么多。前两天我还看了点视频,觉得好些动作都可以改进一下,结果还是做不出来,郁闷……天气也热,随便动动就大汗淋漓。很快时间就到了,只好撤。停下来才发现累。才练了半小时不到就累成这样,想当年我们……唉,还是莫提当年勇了。。。

以后到北京就再也没有晨练了。其实现在晨练也没有以前这么有意思,怀念那时候一群人晨练完一起说笑一起早饭。该过去还是要过去的,该珍惜的好好珍惜吧。

国标舞会归来

Sunday, December 16th, 2007

自从6月份quit dancing之后,最近又重新蒲头,主要是颈椎、肩膀经常都痛,通过晨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肌肉酸痛。晨练时听说今天有国标舞会,而且danna将上场表演,我自然要捧场啦^_^

dance板换血速度一向很快,像慢三集体舞就剩下danna一个老人,其他人都去跳摩登集体舞了。一年级总要升到二年级的么,我走了以后,danna也没怎么跳了,否则我们肯定还和大伙一起^_^

晚会看到了一大堆熟人,他们现在都是高手了。看到小康和悠悠的华尔兹,居然是dreamcatcher,我开始后悔来舞会了……如果我坚持下来,我和danna估计也能上场;如果我坚持下来,我和danna估计也是高手……但是,没有如果,可能quit了就不该回来,做了决定就不该回头看。

和熟人聊,他们都说我quit得太突然。我承认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做事情有时候没什么逻辑。不要问我为什么quit,这个问题跟我为什么begin一样,没有什么理由。爱需要什么理由吗?如果我对dance已经没什么感情了,quit也就顺理成章了。

放弃了就让她去吧,开发新圈子去~~~

该结束了?

Wednesday, June 27th, 2007

6.24的毕业舞会,单挑了一首《栀子花开》,外加慢三集体舞,算是了却了自己小小的心愿吧。跳完集体舞后,大家可能太high了,居然忘记照集体照,所以今天又穿上服装补照了pp。照相照得很high,没完没了的,摆着各种或pp或怪异的造型。之后大家一起fb。先是互相敬酒,酒喝光了,就开始互相敬西瓜。越是热闹心里越难受……

很多人都要走了,剩下的也不一定留在舞队,像我……以前不明白为什么舞队里总是新人居多,现在懂了。当新人透支完自己的热情,成为老人后,就不会留下。不是说舞队的不是,舞队也挺不容易的,可以说是惨淡经营。但如果我们花着自己的金钱,时间和精力,却在舞技上提高不多,只是得到一次上场表演的机会的话,在经历过后,还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其实在舞队里还是很开心的,平时一起晨练一起永谦一起fb一起西瓜,朋友们都走掉了我很难过。居然想放弃了。如果不进舞队的话,平时训练就剩下晨练和qyg。我和danna在国标方面基本上是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发展了,qyg迟早是会停掉的。暑假晨练关门,就什么都没有了。等下个学期?下学期要找工作了,还能跳得动吗?要不干脆把danna给转让了吧,别误了人家前程。

遗憾当然是有的,还有的是……最遗憾的是没跳上蓝色多瑙河。其实无论是舞龄还是水平,我和danna跳蓝色多瑙河都没有问题。可能是因为我们悟性不是很好吧,最后没被选上,以后也没有机会跳了。还是留点遗憾的好,以后回味起来更有感觉一些。

美丽的一刻

Wednesday, May 16th, 2007

“音乐响起,舞池中央,成为全场惟一的白马王子,而对面则是我最美丽的公主……”也许每一名Dancer都会梦想过表演或比赛哪一刻的情形,是的,那也许是一辈子里最美丽的一刻。

“喂,今晚十点比赛报名就要结束了。我们到底参不参加啊,想报哪项?”丹娜几天前在电话里问我。我们两个都是大忙人,虽然在一起跳舞,也是聚少离多。我不确定自己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参加,不过想大不了报名了弃权而已,就填表了。报什么好呢?国标是没指望了,还是交谊舞单项吧。选来选去,也只有慢三和伦巴有点把握。

然后就是发现报名没报上去-.- 前天,舞板上公布参赛选手名单的时候,我很汗的发现没有我们的名字。于是赶紧联系组织方,还好都是自己人,很快弄好了^_^ 我们的号码很火,119 -_-

昨天晚上qyg,我们自己惟一的一次排练。整整一个晚上,我们的套路都走不下来。丹娜朝我发火了,她说很久没有这么火过。我静静的跟她说,比赛前吵架是Dancer的正常现象。别紧张,反正我们也不是冲着名次去。

事实上,我很紧张。尤其是到场后发现没有带领结-_- 四处找人借未果后,突然发现舞队带了一大包领结过来。。。丹娜化妆化了很久,我就坐在边上看其他Dancer临阵磨枪,结果越看越紧张……

慢三要开始啦~~~我牵着她到舞池中央。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冲她笑,她也对我笑。就当是平时在舞厅跳那样,我告诉自己。实际上,音乐《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响起后,我已经头脑一片空白。我只会绕着舞程线走基本步,尽量不要撞上其他人——就像在舞厅一样。我哼着曲子,逐渐的身心投入进去,感觉还行。到结束了,我才想起我一个臂下转都没做过。赶紧转一个作为结束,结果转的时候还和丹娜撞在一起了-_- 唉,其实昨晚就发现我们的臂下转很有问题……

后面的伦巴就更搞笑了。赛前我们还在讨论套路,结果还是在衔接上出了问题,两处很严重的失误>_< 更准确的说是该失误的都失误了吧,出事的两处都是难度比较高的地方。

全比完了,到处拍照片,结果回来发现都红眼了,哭>_< 接着是听颁奖,感觉不会有我们什么事。我说,我们可能要空手而归啦。她说,那不是显然的么?正当我们准备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我们的号码——119——居然响起来了。我说我是不是听错了?她说好像真的是119唉,于是去领奖。陈老师还夸我们跳得不错。汗,可能是最后那个失误没被发现吧……就这样,捡回来一个慢三的第三名。

我和丹娜说,我们自己什么水平又不是不知道,看着别人拿着一大叠奖状就知道差距了。其实评委都是我们的老师(我们都是在那些老师开的班里学舞的),可能也是给我们个面子吧。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我们那一刻真的很美呢?只是我们看不到自己而已。

小精灵

Monday, April 30th, 2007

这段时间继续crazy的跳舞。中高级班已经结束,我们就开始跟着舞队学sasal。由于学了好多东西,而我上周又去西安了,真是憋得慌,想今晚的永谦舞会是想疯了~~~ 正当我用心准备得整整齐齐,来到永谦门口的时候,才被Danna告知,她明天要回家,今晚要收拾东西,就不来了。我犹豫了几秒,还是进去吧,大不了又是到处rob mm -_-

很快的rob到了一个,她见我第一面就说觉得我很脸熟,但我认人一向都很差的,而且跳舞的时候也不会正眼看mm,所以没看出她是谁。边跳边聊,她说她是zjg的,我想zjg的就更不认识了,大概是她认错人了吧。这时候,一束光线正正的照着她可爱的脸蛋,我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几个片断……Oh my god,怎么是你!她也瞬间想出我是谁了。细细看了一下,她好像比三年前胖了点,也成熟了不少^_^

后来就是各跳各的了,我到处rob,她被众高手rob。rob mm真是苦差事,一个是我还是比较胆小,另一个是江湖地位还不怎么高,很快我又当“壁虎”了。她突然跑过来把我拉住,说怎么你就呆呆的坐在这里啊。于是随着慢四的音乐,我又和她聊了起来。我问她怎么从zjg跑来yq了,她说学院毕业晚会要排个集体舞,但现在就差她自己没有舞伴,想过来找个高手和她搭,但每个都说忙,抽不出时间。她突然想起我也是竺院的,就问我中三和舞厅伦巴行不行。

“Of course~~ 我可以参加吗?去年的毕业晚会我啥也没做,挺遗憾的。现在还可以为竺院做点事情吗?”

“当然可以啦。谢谢学长^_^”

然后就搭了一下伦巴。她问我会不会一些炫一点的花步,我说你看一下这个够不够炫。但我毕竟功力还是差一些,又是第一次搭,接得不是很顺,她说我有点急。嗯,我还要再努力些。又听说她是领舞的,也就是说我们要当排头兵,压力还真有点大。不过其他队员都是新学的,台下又都是竺院的自己人,有什么好怕的呢?可惜只有24个小节的时间,太短了,我一个套路都没走完……

之后一起出去吃夜宵。她真能说啊,滔滔不绝的,我就在旁别静静听她的故事,也是舞圈的故事。原来她跳拉丁在省比赛拿过奖的,好强~~说起来,她还是和我师父同一辈的,骨灰级了……我压力好大……

她说她很高兴,因为之前一直找不到人和她搭。我就在一边感慨这个世界真是小,缘分的东西真的妙不可言。而且参加这次表演,一下子了却了我三个心愿:
第一是表演。以前都是看着别人爽,只有羡慕的份;这次终于轮到我爽啦^_^
第二是竺院情结。去年毕业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留下,这怎么说也是个补偿。
第三是她……虽然我对ppmm脱敏,但还是有些mm还是可以在我的第一眼后留下倩影。我曾以为再也不会和她见面,她也在我的记忆中一度消失。想不到居然还有机会和她共舞一曲,满足了^_^

久违了,晨练

Thursday, March 29th, 2007

在Danna的“威逼利诱”之下,今天去晨练了。唉,舞伴就得有个舞伴的样子么。别人每天都去,你老是不去,那还算什么舞伴-_-

重点在纠正架型。我的左肩老是比右肩高,她的右肩也有问题。老是麻烦树桩、小三帮我们纠错。郁闷,基本功不够扎实啊……

听到《独角戏》 的舞曲,忍不住把她拉过来跳一会儿,顺便把昨天教的“叉行-抛转-纽约”套路走了几遍。走是走出来了,不过很丑-_-

这几天下来,多处肌肉疲劳,倒是精神好了不少。据说5月88毕业晚会有表演任务,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我们的份。很想上场show一把^_^

方步

Tuesday, March 27th, 2007

晚上去qyg。先练基本功,然后和Danna搭。那个磕磕绊绊实在太严重了,我们两个都觉得很难受。想起师父说的,摩登很折磨人,她还试过因为练不好痛苦的哭。

找吕老师张老师来看一下。吕老师一见我的样子就说:“是不是没谈过女朋友啊,怎么连抱都不会抱。”那个真是瀑布汗-_-| 张老师说我们离得太远了,要相互靠在一起。我看她无所谓,那我也无所谓了。其实……还是有点邪恶的-_- 可能是一开始还没习惯吧,没试过和女生靠这么近。

一晚上都在练方步,到后来也终于找到了些感觉,不过我的重心还不是很稳,常常倒。很多一个人轻松做到的动作,两个人做就变得很困难了。我想斜推一步,结果发现推不动。随口说了句,怎么这么沉啊,她就板着脸看我,哈哈。

听yolu说,一开始是一个人跳比两个人跳舒服,到后来就是两个人跳比一个人跳舒服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到那个水平。

其实道理不一样么?没舞伴的时候,总想着找到舞伴会有多好。找到了,也要从方步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这个过程很累人的。能不能走到两个人比一个人舒服的水平,就看造化了。

我的舞伴——Danna

Monday, March 26th, 2007

上上个星期(3.13)在qyg终于找到了一个舞伴^_^ 之前虽然也有过两个舞伴,但都没有维持很长时间。去qyg也有半年了,很多比我晚来的都找到舞伴了,而且进步很快,都超过我了-_- 一方面是我自己懒,另一方面,没有舞伴确实很难练下去了。

还记得Danna第一次去qyg还是我带去的。她在88上给我发信,说想学摩登,问我怎么去qyg,还说能不能应征当我舞伴。我当时没答应,因为练摩登要求水平比较接近。后来发现她进步很快,她天天都去晨练的(比我勤快多了-_-),基本功也有模有样,我就问她能不能和我搭。

想不到走第一步竟如此的艰难。在张老师的指点下,我们走了几个方步,磕磕绊绊的,大冷天的也直冒汗。我们两个都是自己一个人练得太久了,我不会引带,她太主动,是要好好磨合一下。

上周五的永谦舞会,我终于可以爽一把啦^_^ 等了二十分钟,她终于来了。之前都不觉得她很pp的,才发现女生打扮过之后可以这么动人,害得我都不敢正眼看她。还好我也不算穿得太随便,否则都不敢和她搭了^_^

算了一下,我也快四个月没跳了,差点就不会跳了。一开始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过几曲之后就进状态了。最喜欢的还是华尔兹,连续的外侧右转让人有飞翔的感觉。我都有点忘我了,步子越来越大,还好她仍能跟上。可惜永谦人太多了,经常撞到人,然后她就揶揄我说:“呼唤驾照……”

一直没学会快四,转两圈就晕了,站都站不稳。她想了个主意,可以转两圈走两步,勉强能跳起来了。伦巴和平四她还没太会,不过我懂的也不多。

才发现她是熊队的徒弟。熊说这么多徒弟里最不放心的就是她,叫我不要把她带坏了,汗-_-|

周六摩登舞队面试,我们都去了,轻松通过。周日舞队训练,加上中高级班总共4h,回来我都累趴下了……

希望一起enjoy dancing^_^

北京平四※我的舞伴*^^*

Sunday, November 26th, 2006

这个星期在疯狂的看北京平四的视频。北京平四,颇具中国特色的新舞种,有着伦巴的调皮和性感,但又有着摩登的端庄和典雅,我简直是一见钟情^_^ 不过平四还真的挺难学。伦巴的花样已经够复杂的了,我还没学得太熟;平四基本兼容了伦巴的花样,那真是眼花缭乱啊@_@ 伦巴的男步基本上是引带,表演就交给女伴了,从表演分工上来说,男女比例大概是1:4,男的只要想着下一步跳什么花就行;平四可不一样,表演比例大概是3:5,而且步法比伦巴那复杂多了。以致于我看着视频研究基本步就用了半个钟头-_- 不过最头痛还是一个人看视频实在没劲,很多花样的空间几何结构一个人想怎么都想不通,估计一搭起来就马上明白。那时候就在想,老天爷啊,砸个舞伴下来一起学平四吧……

周六的yq舞会,一开始我就rob高手教我平四。Jeroy就给我讲了一下手型,完全懵了……怎么这么难,而且还只是转圈的基础。还好弄了几下终于搞懂。

继续到处rob mm。其中有一个rob了两三回,发现水平和我差不多。这时候平四的音乐来了。我问她会跳不,她说不会。我说要不咱们一起学吧,然后就一起去rob高手。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把基本步搞明白了。之后又陆续把转圈、换手等基本动作理顺。其他曲子也和她跳了几首,还记得一首中三跳得很爽^_^

很快就到九点了(舞会是到九点半),我说要走了,和她说再见。出门走了几步想起忘记拿伞了,又走回去。刚想再走,咖啡把我叫住了,说她有话跟我说……然后我就正式成她舞伴了*^^*当晚我再跳了几曲再走。

找舞伴真的很难,现在也只是周末在yq一起跳跳。她不去yqg,我不去晨练,就这样松散的,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再说吧,开心就行。

她不算mv,要严格一点来说,我还觉得她矮了一点点,因为跳舞对身高要求还是挺苛刻的。不过一来水平差不多,二来看她没有抱怨我拿她当套路的实验品——只有这样才能进步啊,三来可以结束漫无目的的rob mm状态,杀!

谁知当我第二次走的时候,发现我的伞又不见了,只剩下一把长得差不多但小了一圈的女装伞……回去发帖问,果然被某mm拿错了……

rob mm大行动

Saturday, November 18th, 2006

每个星期的星期六都是我情绪的极点,幸亏,今天这个极点是极小值^_^

鉴于上星期提到的胆子小问题,今天去yq之前,就给自己落了order,一定要rob 5个以上不同的mm。一开始还是有点拘谨。看了看很多人都没来,没几个熟面孔。远远看见角落里躲着一个mm,就去请。还好她答应了,初战告捷,oh yeah~~~

刚跳完一曲,就看到了熊熊进来了。他一见我就凶我,说今天你一定要rob到4个mm,否则以后就跟我师父一起bs我-_- 我说刚rob过一个了,他说,哦,那就总共要5个……

不过我今天真是豁出去了,越战越勇,rob了一个又一个,转眼就rob了六个不同的mm^_^ 其中一个开始不大肯,说不会。我就说我带你好了,很简单的,她还在矜持。要是以前,我可能就放弃了,结果我再坚持了一下,她就出来了^_^ 我一搭起来就知道没有基础,一问原来是第一次来yq。我说那我是不是第一个请你跳的,她说是。汗,好宝贵的第一次啊^_^

我rob完第七个之后,感觉挺累的,就坐在旁边喘口气。这时候,一个mm突然过来rob我-.- 我呆了一下,还真的很少见有mm rob gg的,更别说rob我了。既然是这样,自然要答应啦。走了几步就知道是初学的。原来她是已经报了中高级班,准备学了。跳完一曲,她问我有舞伴吗?我说没>_<她说不如我当你舞伴吧^_^ 我稍稍迟疑了一下,觉得她的意思可能是当今晚的舞伴,那就答应了。

之后就基本上跟她跳了。我把我懂的套路都教给她,顺便把一些我还在试验中的套路拿她当“试验品”^_^ 要知道没舞伴其实很惨的,很多套路看了很多遍,但一个人就是不知道怎么弄,平时rob mm一般都会跳最有把握的,所以很难进步。结果今晚搞懂了很多东西^_^

mm rob我对她也是很有好处的。有个大叔突然来骚扰她,我一看她好像很不愿意的样子,就把她拉出去跳了。她确实很好学,有些我确实也没学会,我就告诉她那个是高手,她就去rob了,我也顺便去rob一些高手mm^_^

今天确实打了很多补丁。陈建gg和yolu一起指点了我的架型。肘子是向左(右)的趋势,而不是向后。肩胛骨应该是“进去”的,反正摸着是平的就对了。天使jj指出了我乐感不够好,暗示太少的问题。Jeroy帮我解决了反弹琵琶的手型。对平四步有了新的认识。pandawudi帮我解决了慢三交叉步到抛转步的过渡问题。佳媛帮我解决了慢三交叉步到转圈的过渡问题。和佳媛跳的时候还让我充分认识到了在华尔兹水平上的差距。

不过今天也够累的了。前后rob了9个mm,跳了十三四曲,还不包括群恰、兔子和蹦的。反正今天除了实在不会跳的快三快四平四吉特巴之外,其他基本都上了。累死我了,不过很开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