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07

南开校园内撒野,别克车平安夜被砸

160 Comments

20071225-001.jpg 

  [本报讯] 平安夜,南开大学不平安。一场别克车与自行车的轻微碰撞事故,却引发南开校园内的一场大风波,有学生被殴打致伤,别克车被群情汹涌的学生砸坏、掀翻。校领导到场给予三点承诺后事件才得以平息。 

20071225-002.jpg   2007年12月24日晚,一辆车牌号为“津H F9556”的别克车在天津市南开大学校园内狭窄的校道上行驶时,一女生骑自行车不慎追尾,别克车尾部轻微划伤。女车主随后对该女生恶言相向,引来大量学生围观。
  交警及学校老师到场协商调解,肇事女生愿意道歉,可是女车主依然态度强硬,不仅要求赔偿,而且大声辱骂围观的学生。“南开大学学生没素质!”“我拿出证件来,吓死你们!” “知道我是谁吗?让你们一个个全毕不了业!”等嚣张的话语激怒了在场学生,双方随即展开骂战。女车主更用电话召集来一班大汉,殴打部分学生致使其受伤,后来被打学生被120送往医院治疗。

20071225-003.jpg  凌晨时分,仍有近千名学生将别克车团团围住,女车主见势不妙后听从在场老师的引导,给学生解释认错。可是当时警察与学校保安已无法控制场面。别克车在群情汹涌之下被学生们砸烂并掀翻。
  最后南开大学校领导和全校负责学生工作的辅导员老师来到现场,其中一校长承诺将“依法严惩肇事者”“改善校园交通”和“不追究学生责任”,围观学生才在平安夜钟声敲响后渐渐散去。
  事件仍在调查之中。
 

20071225-004.jpg 

Categories: 01 事实说话

广州,反扑怀旧——文物保育的新力量

188 Comments

20071217.jpg

  “一座城市的吸引力,不在于高楼大厦,而在于住在这里的人,因为文化而产生的凝聚力和归属感。” 

——黄毅成

  (本文节选自香港《明报周刊》附送杂志的封面专题。根据内地阅读习惯略作删节和修改。 特别鸣谢 本报紧密合作伙伴——用心观察娱乐的传媒人当记 推荐

  国内著名学者易中天写了一本《读城记》,提到广州,他首先指出广州不如上海和北京大气,第二指出广州文化基本是一种偏狭的地域文化。易中天的结论是:“广州的文化建设,也许当从推行普通话开始。”
  当你以为广州很肤浅很庸俗时,她其实建城已有二千二百年,而上海建城只有七百年,天津五百年,圣彼得堡更加只有三百年历史。秦汉时的南越国(除了土著,可能更多居民是来自吴国和越国)遗留至今的文物,有西城波斯的银盒,证明广州对外贸易始自二千年之前。广州对外贸易从未中断,在清朝闭关时期,广州是中国唯一通商港口,可谓独揽全国外贸。当时广州是世界上第三大城市,仅次于北京和伦敦。
  台湾作家龙应台到过广州,大吃一惊,尤其是后来知道禅宗六祖慧能是在广州的光孝寺受戒后,不禁问道:“十五年的深藏,风勤幡动的哲学辩论,菩提树下的剃度,竟是在广州吗?为何在历次的广州之行中,无人提及?原来达摩一苇渡江,禅宗初始之处,也在广州,为何没人告诉我?”
  太多的“没人告诉我”。广州,这座城市只是默默地承受着矮化。

Read More

Categories: 03 追求深度

高喊“政策性亏损”时别忘了“政策性暴利”

150 Comments

  

20071214.jpg  虽然李荣融“央企赚钱挡都挡不住”让承受着涨价压力的公众很郁闷,虽然几个垄断的石油寡头把公众钱包当提款机让消费者很不满,但近来国家一系列让垄断者放血的举措还是给了公众不小的安慰,先是拟向石油行业征收总计600亿元俗称“暴利税”的特别收益金补贴公益和困难行业,再敦促“数钱数得手抽筋”的央企向国家分红,预计今年能收到红利500亿元。虽然500亿对赚了一万亿的央企算是毛毛雨,聊胜于无,但好歹开始向国家分红了,终于有点像“国有”企业了。
  可公众还没来得及回味这种“国有”安慰,还没有看到暴利税和红利的影子,就听到了中石油和中石化再次向中国申请补贴的声音:由于预计今年炼油板块继续亏损以及数十万吨的成品油亏损进口,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有关人士表示,公司正在向政府汇报政策性亏损的实际情况,希望寻求政府的补贴。中央财政在前年和去年两次出台补贴政策,中国石化分别得到一次性补贴100亿元和50亿元。
  这种一边交红利一边要补贴的腾挪手段,很像从左边口袋掏出一点钱,又找个借口把钱放到右边口袋,左边红利出右边“大红包”进。又像如今社会流行的“啃老族”,央企扭亏为赢赚钱了,国家作为出资人本该分享红利和特别收益了,却没想到首先要被“啃老”。

Read More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

中国经济豪赌“凯恩斯主义”

83 Comments

  紧缩。进一步紧缩!
  毫无疑问,明年中国的宏观调控将是“杀气腾腾”,只要目前趋热的宏观经济稍有动弹,便会被“五花大绑”押往刑场:土地、信贷、财政、节能、行政以及产业政策等“大棒”都将轮流侍候。
  正在召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在部署这一切。据官方新华网援引消息人士称,本次会议将讨论如何控制投资、银行贷款和贸易顺差过快增长,以及改善民生等问题,而且会议将部署具体的战略方针和对应策略。
  事实上,在此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形式分析会议上,“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已经上升为明年中国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很显然,自2003年一度退潮的“凯恩斯主义”目前正在中国全面复辟,无论是投资、贷款、出口,还是房市、股市、物价,政府的“有形之手”无处不在。不过,对于中国来说,如果将全部的赌注押在凯恩斯的“有形之手”上,仅仅头痛治头,脚疼治脚,而不是抓住核心问题综合治理,很有可能事与愿违。
  事实上,从以往的经验看,中国宏观调控的结果一般都是两种结果:要么是从经济过热一下过渡到通货紧缩的边缘,象2004年的宏观调控;要么是在“狗咬尾巴”的怪圈中打转,紧缩的结果是国内吸收减少,出口增加,贸易顺差再度加剧国内经济过热,象2006年以来的宏观调控。
  是的,中国的经济目前似乎有失控之虞,至少从刚刚公布的10月份经济数据看,中国经济由偏快趋向过热已经非常明显: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指数再平今年8月份创下的10年新高,人民币贷款也创下了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外贸顺差也再创历史最高纪录,固定资产投资也刷新年内新高。
  中国经济的这一轮上升,有其内在的合理性。以住房、汽车为主的居民消费结构升级、WTO打开的全球大门、农村劳动力的城市化、人口红利的迅速释放,以及国际产业的转移,再加上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住房改革的顺利进行、地方换届选举导致的泥沙俱下的投资冲动,中国经济不被推到“火山口”也难。
  当然,对于目前中国宏观经济中出现的问题,原因众多,一个目前比较能达成共识的是,目前中国宏观经济的深层次问题,主要根源于国内储蓄—投资失衡引起的外部经济失衡
  而且,目前中国经济的扩张冲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归咎于“无形之手”的见利忘义,恰恰相反,是目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滞后,导致“有形之手”使价格失灵,从而使人口红利、环境红利、农村红利、政策红利等为宏观经济扩张铺路。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对于中国来说,或许凯恩斯的“有形之手”干净利落,会有立竿见影效果,但如果中国政府不在居民、国家、企业,以及居民与居民之间的财富分配上大动干戈,如果不缩短政府伸的过长的“有形之手”,结果很有可能将把中国经济赶到风箱的另一头。

  (原文刊载于英国《金融时报》2007年12月05日,作者为《金融时报》中文网经济事务评论员陈旭敏)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