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08

黔6-28打砸烧事件源于对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

396 Comments

  官方将事件定性为“围攻政府部门的打砸烧突发事件”

  新华社报道称:6月28日下午,贵州省瓮安县发生一起围攻政府部门的打砸烧突发事件。至6月29日下午,事态得到控制,围观人员缓慢散去,县城秩序基本恢复正常。瓮安县公安局亦发布通告,敦促参与打砸烧的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
  据《贵州日报》报道,这起打砸烧事件发端于瓮安县一名女学生溺水死亡,此后,瓮安县公安局进行调查后,对女学生的死因做出鉴定。但死者家属迟迟不肯接受鉴定结论,此后事态扩大。6月28日下午,一些人聚集到瓮安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在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待过程中,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大楼分别受到冲击。《贵州日报》在报道中援引了瓮县县政府负责人的介绍称,在事件的整个过程中,政府工作人员和公安干警反复向现场群众进行解释说明和疏导,表现出最大的克制和忍耐,但遭到少数不法分子的殴打。直至6月28日深夜,瓮安县城的马路上随处可见石块、砖头和碎玻璃渣,路上还有两辆被焚烧并掀翻的车辆。县公安局、县委、县政府大楼均不同程度被烧,大院内另有数十辆汽车被烧。

Categories: 01 事实说话

“范跑跑”:宏大理由只是自欺的泡泡

482 Comments

  
  作者:武志红(《广州日报》心理健康版专栏作家)

  大山临盆,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星辰,为之无光。房倒屋坍,烟尘滚滚,天下生灵,死伤无数……最后生下了一只耗子。
  这是拉封丹的一则寓言《大山临盆》,因被已逝的著名文学家王小波引用而广为国人所知。
  把这则寓言故事反过来用,就可以理解最近喧嚣一时的“范跑跑”事件:
  以伟岸自居的大山中突然跑出来一只耗子,大山觉得很没面子,于是闹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试图让人以为这只耗子很不一般,但耗子毕竟还是耗子,无论大山怎么扭动身躯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

  在四川灾区的一周时间里,我发现一个规律:越是英雄,越是内疚。
  现在看来,这个道理反过来也大致是成立的:内疚越轻,越不英雄。
  能诠释前一个道理的例子很多,我所知道的最典型的例子是都江堰新建小学学前班的一个老师。大地震发生后,她不顾危险将被吓傻的孩子们一个个地扔到了安全地带,最后她教的班中没有一个孩子遇难。但这位英雄老师却陷入了巨大的内疚中,她责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把她以前教过的孩子也给救出来。
  能诠释后一个道理的最佳例子则当属“范跑跑”。当时,同为都江堰的一名老师,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范美忠先是以为是小地震,于是对班里的学生们说了一句“别慌”,但当明白这是一场“地动山摇”的大地震后,他极其敏捷地逃了出去,并成为第一个逃到操场安全地带的人。

Read More

Categories: 03 追求深度

“范跑跑”事件:反思职业责任的良机

188 Comments

  [广州日报社论] 在经历了多日的论争之后,被称为“范跑跑”的中学老师范美忠仍在执著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认为自己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老师”,并说“教师只是一种谋生手段”,却“被人为戴上了神圣的光环”。诚然,教师的道德水平并不必然高出普通人,尽管大家都期望这个职业的人具有较高的道德层次。在分工化、职业化的社会中,教师也并不必然因“神圣”而承担额外的道德义务,教师也的确只是众多谋生手段中的一种。
  但是,即便作为一种谋生手段,每个职业却都有各自的职业伦理规范,也都有自己的职业责任范围和职业精神,教师这个职业也不例外。何况在法律明文规定的职业职责和义务之外,还存在经时间沉淀而成的公序良俗式的社会诉求,它们在道德伦理和社会舆论等方面的约束下成为了一种不成文的内部机制,也相当于一种“契约”。

Read More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

广东省地震局指导公众识别地震谣言

173 Comments

  广东省地震局呼吁市民:应该通过权威部门及主流渠道了解地震信息。
  广东省地震局称,根据《地震预报管理条例》规定,只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才有权向社会公开发布地震的短期预报和临震预报,因此只要不是政府正式发布的地震预报就不要相信。另外,凡是将发震时间“预报”到一天以内,甚至“精确”到几时几分者,或将发震地点“预报”得十分具体(具体到××乡或××街道辖区)者,肯定是谣言。因为,全世界目前的地震预报水平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精度;而凡是贴有“洋标签”(即说国外××专家已预报)的地震传言,也肯定是谣言;凡带有迷信色彩的地震传言都是谣言。

Categories: 01 事实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