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08

解决股市问题必须重建政府信用

171 Comments

  (本文摘自 2008年9月18日)

  日前,美国财政部宣布了对陷入困境的抵押贷款商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拯救方案。这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将会产生什么影响呢?中国A股自去年10月创下历史高点后,还不到一年时间,指数就跌去65%,市值损失近3万亿美元。投资者更是惨遭财富缩水的痛苦。美国这个被认为是最市场经济的国家,却在用行政手段救市,那么,以维护金融稳定运行,并把保护投资者利益作为自己工作重中之重,也已渐渐开始“市场化”治市的中国监管部门,是否能从中得到某些借鉴?
  美国政府之所以要“干预市场”,出手挽救“两房”,除了担忧由此发生金融危机外,一个更大原因是为自己当初信用监管不当买单。美国“两房”的创建是隐含了美国政府的信用担保的,如果在“两房”出现危机而自身无力解决时,政府不出手挽救,也就等于美国政府撕毁了隐性担保协议,任由“两房”债券变成废纸,以后美国金融机构和政府发行的债券就别指望外国投资者来购买。所以,美国政府出手救助“两房”,实际上也是在救自己,是要维持美国政府与 “两房”债券最起码的信誉。
  这也正是目前中国股市的症结所在:管理层滥用政府信用和缺乏政府信用并存。前者表现在,不仅让一大批居市场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上市融资,还以政府信用和国家优惠政策支持让它们获得高额市盈率。即使在股市非常疲弱,管理层依靠各大主流媒体连篇累牍强调维稳的奥运非常时期,大盘国企股也照发不误。后者表现在,当股市出现自由落体式的暴跌,广大投资者要求政府采取措施扭转跌势时,管理层却迟迟不愿出台实质性的措施来提振股民的信心。
  股市当然应该市场化而最终也必然要走向市场化,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新兴的转轨市场而言,市场化只能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千万不能“揠苗助长”。而且,市场化后也不是说政府就可以不闻不问,在市场自身无力解决问题的时候,政府必须干预
  何况,中国的股市现在还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市场。从上市公司的IPO和再融资的审批,到基金的发行和QDII的开放,一直到国有股减持方案的设计等等,哪一个环节不都是由政府部门掌控?在政府政策仍然涵盖股市运行的主要方面时,一味强调用市场化思路来治理股市,任由市场自行寻找底部,这实际上是在撕毁此前政府与投资者之间达成的隐性担保协议。
  股市本是信心经济。股市的信心来自于投资者稳定的预期,而预期很大程度上又来自政府的信用。所以,要稳定暴跌不断的股市,管理层为自己的信用失误买单,重塑政府信用。它包括两方面:一是对由政策失误造成的股市危机,再由政策纠正过来;二是在救市的过程中,政府与投资者建立一种新的信用模式,这就是基于市场规律的信用模式。因此,此轮救市,不是简单地采取降低印花税或发基金之类的行政手段,而是制度救市,或者是行政手段救市加制度治市的结合。
Read More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

三大利好组合拳救市 沪深股市上演全涨停

225 Comments

  [本报讯] 受印花税单边征收、汇金公司自主购入三大银行股票、国资委表态支持央企增持或回购行为等多重利好鼓舞,沪深股市今日双双强势触底反弹。两市大幅高开,上证综指跳空172点,以2067.64点开盘,小幅回落至2043.32点后迅速拉升,攀上2075.09点的高位,并将这一点位保持到了收盘。最终,沪指以9.46%创下了自2001年10月23日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深证成指也走出了类似的行情,收报于7154.00点,较前一交易日大涨9%。伴随股指强势上行,两市个股全线飘红,且均以涨停或接近涨停的价位报收,可以进行买入交易的仅有张裕B、N川润和N水晶等三只个股。

Categories: 01 事实说话

三鹿公司何以漠视公众生命安全

536 Comments

  三鹿毒奶粉事件迅速扩大,越来越多患有肾结石的婴儿被发现,广东也陆续收治相关病例。而在事件被最早曝光的甘肃,已出现与三鹿奶粉密切联系的死亡报告。前日,三鹿公司先是矢口否认,但很快就改变说法,承认奶粉受到污染。昨天,三鹿公司又给出调查结果,所谓污染是由奶农在原奶中掺加三聚氰胺造成,石家庄还据此传唤了嫌疑人员。事态目前在国内继续蔓延,这场危机闹得沸沸扬扬。
  对三鹿公司来说,眼下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致命的。在过去的数十小时内,这家曾经享有“国家免检产品”等诸多殊荣的奶制品企业异常焦虑,立场反复更迭。尽管三鹿公司急于与事件撇清关系,试图从生产方面证明自身的清白,不过从密集披露的信息看,它的解释存在着许多自相矛盾之处。它正在进行的危机公关处置令人心意难平。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今年上半年,全国至少有8个地方的医院分别收治了少则3例、多则20例的肾结石婴儿;江苏某医院医生认为婴儿结石病呈暴发之势。而在这些不幸的病例背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三鹿奶粉。然而在接报和投诉之后,无论是监测机构还是三鹿自检,都给出了奶粉合格的检测报告。逐渐浮现的证据证明,就在家长们普遍怀疑却被敷衍的同时,三鹿已经知道奶粉有问题。

Read More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

经理人需谨记的六大法则

232 Comments

  做一个成功的经理人,不仅要学会抓商机拓市场,还要学会科学管理,懂得一些必不可少的经营管理法则。有些法则看似简单,往往易被忽视,但却是企业提高凝聚力、增加效益的法则。掌握运用好这些法则,将事半功倍。

Read More

Categories: 05 成功彼岸

相关官员该为中国经济崩盘引咎辞职

118 Comments

  [本报财经时评] 于中国而言,2008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天灾人祸此起彼伏,奥运会成为世界热点,中国经济也令友邦惊诧。股市、楼市、汇市、期市,全线崩盘;上市公司、金融机构、中小投资者,元气大伤。最权威的媒体(三大证券报、新华社、人民日报、求是)所发表的稳定市场的言论都被讥讽为“最权威的大忽悠”。
  有人认为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经济的衰退,中国只是全球经济的一角,自然难逃脱下跌的噩运,但是在2007-2008世界最大的股灾竟然出现在中国,这难道正常吗?一个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在发展阶段竟然出现如此大的股灾。货币杠杆遭到破坏,证券和期货市场被外资清洗,整个金融领域几乎经历了两年彻底的失败,这是一次极其惨痛的教训。那些在资本市场上做出重大决策导致失误结果的人,该不该为中国资本市场负责,该不该给广大投资者一个清晰的交代?
  中国人民银行的决策层应当引咎辞职。一些学院派的经济学家认为,对付物价上涨就一定需要紧缩性货币政策,人民币升值一步升值到位可以有效控制通货膨胀。然而明明是商品的供求关系,非要和货币联系一起。政策单调的一味以调高利息和调高准备金率做为保护,但这样做法只是管住了自己的货币流通量,反而导致国内企业贷款发生问题,对经济增长产生压制作用,却根本无法解决外资从各种渠道进入国内。如此简单使用货币政策,而不考虑外围因素,是政策认识的偏狭。外资热钱利用人民币的浮动汇率打击中国货币,初期加大买入人民币,再用外交和贸易等各种方式和手段逼迫人民币升值,乃至引发到证券期货等资本市场被外资清洗,在整个金融领域中国经历了两年彻底的失败。资本市场成为外资自由肆意横行圈中国人财富的场所。
  中国证监会的官员们应当引咎辞职。救市还是治市,这样的争论不是发生在美国,而竟然发生在中国。美国资本市场号称是成熟的市场,但当市场难以自救的时候,美国政府的救市只需要考虑出手的时间、力度和方法,而不需要犹豫,比如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机构。政府出手拉市场一把,只是为了让市场更好地发展,并不意味着将市场收归国有。这并不违背市场化原则,也没有远离国家发展市场经济的宗旨。中国股市比发生了次贷危机和“两房”危机的美国股市跌得还凶,“救市”反而招致“非市场化”之非议,而“只能治市不能救市”,公然成了一面招摇过市的旗帜。对于“政策市”的中国股市来说,“救市”就是纠错,是对前期不惜用加倍征收印花税打压投资者热情,并放纵IPO和再融资吞噬股市流动性的非市场化政策的纠正。由于政策定位错误和利益分配不公所造成的市场问题,一概归咎于市场投资者的好赌,用投资者教育代替依法监管,让“买者自负”为信托责任的失责打掩护。这就意味着,无论市场出了多大的问题,管理层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问题当成政绩,而投资者还得忍气吞声继续为“政策市”的失误、为大股东的贪得无厌、为不明真相的利益输送埋单。目前A股已经成为融资总量世界第一,证券税收总量世界第一,但上半年跌幅世界第一,股民亏损世界第一,回报股民世界倒数第一。股市如此暴跌,证监会仍在袖手旁观,除了出台一些不痛不痒的政策外,实质性的措施几乎一个也没有。
  像奥运会上国旗不断升起,国歌高唱的那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我们希望奥运热情延续下去,但不愿资本市场悲情不断的上演,此时,该还给广大投资者一个公平的投资环境,真诚地保护中国的广大投资者!这是我们管理层必须要做到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

实践是检验股改效果的唯一标准

182 Comments

  中国股市的持续暴跌,几乎令所有参与者损失惨重,即便是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也出现了严重的亏损。中国股市成交量极度萎缩,发行市场基本陷于瘫痪,已处于全面的危机之中,并开始影响到实体经济。
  市场之所以出现如此惨况,与国内经济今年以来出现的曲折有关,也与国外几个主要股市大幅下跌有关。但最主要的是中国股市正面临着立市以来的空前困难,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流通资格的国有股、法人股等开始以“大小非”的名义进入流通市场,使市场流通规模急剧扩大。这些原来的非流通股数倍于流通股,在因银根紧缩而资金紧缺的股票市场里,“大小非”等于再造了一个股票市场,造成市场平台的不断下移是不言而喻的。
  市场管理部门也已看到了“大小非”对市场的破坏作用,并采取了一些措施加以限制。就在9月5日,中国证监会出台新政,期望以可交换债券来缓解“大小非”对市场的冲击。但由于管理部门对于衍生出“大小非”问题的股改的失误至今未有清醒认知,因此所有这些限制措施都不彻底。“大小非”解禁获得流通资格,是三年前开始推行的股权分置改革的产物。今天,当体量庞大的“大小非”冲击中国股市时,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这场对中国股市具有颠覆性的股改。

Read More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