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08

微软黑屏事件探源

164 Comments

  一场免费的市场调查?一曲软件降价的前奏?
  

  从10月21日零时至今,微软公司大张旗鼓地启动的“黑屏计划”已达一周之久。虽然这一反盗版计划是小范围的,但“黑屏”却成为一周来最热门的话题。
  一个技术公司正常的反盗版行动,却引起百万用户极大关注,这可能是史无前例的,而包括法律界、用户、业内人士以及媒体关于这场行动的争论目前还在进行。虽然真正被“黑屏”的盗版用户少之又少,但“声讨”微软用如此办法对付普通消费者的声音还在各种场合响起。虽然正如微软公司自己所说,反盗版的效果目前无法总结,但它的反盗版行动引起了广大消费者的极大关注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微软为何在启动历史上最严厉的反盗版行动的同时,又“善意”地提醒盗版用户如何逃避被验证?是为之后更严厉的反盗版行动投石问路,又或是一场公关大戏?而在这场看上去轰轰烈烈的行动背后,如同其他美国公司一样也正处于“金融海啸”大漩涡中的微软公司到底有什么用意?带着种种疑问,本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Read More

Categories: 03 追求深度

从6124到1802:A股见顶一周年谎言排行 TOP 10

187 Comments

  [编者按] 2007年10月16日,上证综合指数攀上6124的高峰,这时候看8000乃至10000点的专家不计其数,谁看4000点以下的恐怕被视为异类。
  一年后,A股已经历了史无前例的70%持续下跌,最低见1802点。
  在A股见顶一周年之际遇,《理财周报》为我们回顾在此期间流传甚广的十大谎言排行。

  1.沪指将冲上万点
  忽悠指数:★★★★★

  2007年12月8日,2007年国资经营与资本市场互动高层论坛上,国资委研发中心主任王忠明发表演讲,“牛市才刚刚开始,10000点不是顶点。”王忠明还强调,“不要低估中国股市的价值,也不要低估中国股民的成长。”
  在A股市场去年底见顶的当口,发表看多豪言的并不在少数。除了王忠明外,还包括中国证券业第一批执业分析师叶弘、富兰克林国海弹性基金经理张晓东、长盛同智优势基金经理肖强等一大批“业内人士”。

Read More

Categories: 03 追求深度

微软自曝防止黑屏绝招:卸载组件可高枕无忧

133 Comments

微软通知称未通过正版验证的Windows XP将黑屏

微软通知称未通过正版验证的Office将被弹窗强制提醒

微软通知称未通过正版验证的Office将被强制插入提醒栏

  “外界对微软正版增值计划存在误读。我们不会提起诉讼。”
  10月16日,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微软大中华区代理CEO张亚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釜底抽薪打盗版,只是为了帮助用户识别自己电脑中的软件是不是正版,以选择购买正版软件,或者采取其他措施。”
  一场轩然大波,缘于微软13日发布的一项内部通知:微软将自10月20日起投放新一轮正版增值计划通知,包括Windows正版增值计划通知(“WGA通知”)和Office正版增值计划通知(“OGA通知”)。根据这项计划,如果Windows XP用户没有通过WGA验证,用户开机起进入后桌面背景将变为纯黑色,用户可以重设背景,但每隔60分钟将再度黑屏。用户登录时会出现登录中断对话框,并在屏幕右下方出现一个永久通知和持续提醒的对话框,显示“您可能是软件盗版的受害者”。
  此言一出,黑屏恐慌迅速席卷了中国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写字楼和家庭,大批中国用户担心自己的电脑永远黑屏或被植入永久标志。各个机构的白领们纷纷相互打听:“我们这里电脑用的是不是正版?会不会给黑了?”
  众多公司企业的IT支持部门也担心,10月20日之后,那些没有内置微软正版软件的电脑是否将不能正常工作,甚至不能启动。
  而法务部门则害怕面对天价索偿——通过这项计划,微软是否能够从互联网上获得公司电脑正版预装情况,并以此为据向法庭起诉。根据《中国著作权法》相关规定,使用盗版软件的公司将向微软支付赔偿。
  对此,张亚勤16日向本报记者表示,用户可以通过卸载有关组件来免受电脑黑屏的干扰。“同时,微软不会用自己拥有的正版预装数据对盗版软件用户企业提起诉讼。”

Read More

Categories: 03 追求深度

出卖公共权力的媒体管控

175 Comments

  [本报时评] 随着一个又一个涉及牛奶的品牌的倒下,一条特大新闻浮出水面——三鹿集团曾经请求石家庄市政府对媒体进行管控和协调。而这正是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处理时机之所以延误的最重要的原因。
  这是一条很可怕的新闻。一个企业竟然可以申请市政府对媒体进行管控和协调。而这个地方政府竟然听命于一个企业,这是不折不扣的无法无天,也是货真价实的黑暗。因为我们这个社会至少在追求的目标上和价值上是阳光的。再结合另外一条新闻,三鹿三聚氰胺事件冒烟后,曾经试图用三百万摆平百度,争抢网络新闻的话语权。一手玩钱,一手玩权,剑指媒体,封杀民众知情权,这个三鹿集团开创了一个企业对公众实施信息屏蔽工程的新案例。
  事实上,三鹿成功了一半,石家庄市领导政府接到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消费者食用三鹿部分婴幼儿配方奶粉出现肾结石等病症的请示》是8月2日,而《兰州晨报》率先曝光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已经是9月10日。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石家庄是河北的省会城市,河北省对封杀媒体报道也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我们不妨假定三鹿集团是一个疯狂逐利的集团。其实逐利也没有什么错,不追逐利润的话,企业为什么存在呢?所谓疯狂逐利,就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这些都是好象狼吃肉一样的正常。问题在于政府出于什么动机要帮这样的一个逐利集团。政府和逐利集团同坐一条板凳,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利用公共权力对媒体进行管控和协调。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实。
  协调比较好理解,就是政府居中摆平各方关系。而管控才是关键词。管控的“控”也比较好理解,就是控制;可是“管”,就可能是管理,也可能是管制。无论是管理还是管制,它都是用至高无上的公共权利为前提的。这就让我们有理由相信,管控的“管”中更多的成分是带有强制性的管制,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管理。管和控,并非并列关系,因为一般意义上的管理,本身就包括控制的意思。管控的真实含义,是以公共权力的手段对媒体进行管制,以达到控制的目的。
  我们不讨论政府对媒体的管控合法和必要与否,我们要质疑的是——政府为某一企业、某些利益集团的利益而管控媒体,利用公共权力对媒体进行管制控制,封锁重大公共危机实情,本质上是对公共权力的出卖。对公共权力的贪污是最大的贪污,最大的腐败。由去年11月1日实施的《突发事件应对法》已经删除了草案原稿中关于新闻媒体不得“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信息和突发事件所在地政府“对新闻媒体的相关报道进行管理”的规定。这意味着,某个地方出现了像三鹿问题奶粉致人伤亡那样的突发事件,地方政府如果动用行政权力“加强媒体的管控和协调”,强迫媒体放弃采访报道和舆论监督的权利,这样做直接违反了《突发事件应对法》,是不折不扣的违法行为。
  人民政府的权力无疑是公共权力。公共权力只能够服务于公共利益,绝对不可以私相授受,这是原则底线。公共权力不可转让,不可出售,也不可收买。但是我们相信,三鹿集团并非第一个获得屏蔽公共信息特权受让的企业。这样的事情我们见得太多了。受到无端管控的时候,我们总是要替管控令的发布者捏一把汗——你们的胆子太大了。你害怕坏事冒烟,为何就不怕管控本身也会冒烟呢?事实上,三聚氰胺事件的媒体管控,只是成功了一个月多一点。纸包不住火,抽刀断水水更流。现在三鹿已经几乎被烤熟,而石家庄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王建国,也对人民日报记者从实招来,爆出了对媒体管控和协调的惊天大新闻。
  现代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是信息公开、阳光社会。出卖公共权力者,必将最终要承担巨大的政治风险,并且受到应有的惩罚。希望所有热衷于对公众玩信息屏蔽,尤其是将公共权力出卖给利益集团的官员,能清醒地未雨绸缪。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