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09

安利营销调查续:疲劳轰炸 逐个击破

800 Comments

  [本报讯] 一般的“新人”在经历安利营销人员培训大会后已经斗志激昂,跃跃欲试,那么对于站在安利门口犹豫不决的“迷途小羔羊”呢?答案是:疲劳轰炸,逐个击破。
  一直表示自己仍在考虑是否参与的记者,本月内多次被一位“主任”级的营销人员要求约见。出于安全考虑,记者要求见面地点为咖啡馆或饮品店。日前,记者终于与该“主任”进行了一次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谈话,并且在事前毫不知情的前提下,有另外两位安利营销人员(一位为“主任”,是其丈夫;另一位为普通营销人员,参与时间两年)同时在场,营造“三对一”的形势和气氛。记者清楚意识到,必须集中精力,保持冷静,认真思考,表现淡定。
  这三位安利营销人员学历仅为中专水平,但可能是经历过长时间的“训练”和“实战”,竟然创造了一套能“自圆其说”的成功学理论,并经常将个人智慧、创业发展、亲情、友情、爱情牵涉其中。稍微缺乏自信,或者立场不坚定、思路不清晰的人,在安利营销人员长时间的轮番轰炸下,精神防线最容易崩溃,以致理解成“若不做安利,就是对不起自己和家人”。事实上,所谓的“成功学理论”充斥着偷换概念和断章取义。安利的广告语“有梦想就有未来”,却被宣传为“一个人贫穷,主要是脑袋贫穷。想过富有的生活,要先有富有的思想。脑袋富有,口袋就能富有。拥有富有的思想,才能远离贫穷。”“如果有一种事业,不需要投资、店面、经验,也不需要承担风险压力,可以轻松创业,实现自己人生的梦想、理想,则何乐而不为呢?”
  谈话前,记者精心归纳准备了一系列质疑的问题,如“为何觉得做安利只赚不赔,没有风险”“为何只强调成功的少数人而忽略原地踏步的大部分”“做安利的许多底层人员喜欢炫耀自己的收入所得税还高过许多人的工资,可是这样的高收入能每个月都维持么”。令记者惊讶的是,安利营销人员总能迅速应答这些质疑。不过仔细思考可发现,其“精彩”应答离不开三条思路——1、你不了解真正的安利;2、你的守旧思维成为你付诸行动的桎梏;3、你应该敢于去尝试,实践才有发言权。但对于质疑是完全没有正面回应,转移话题。他们喜欢强调:安利是国际大企业、纳税大户,其广告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反复播出,而且连刘翔、罗纳尔迪尼奥等体育界名人也代言纽崔莱蛋白粉。事实上,安利的产品无问题,但其营销规则对社会经济和个人财产、精神有极大的危害,因为它的利润链条充满泡沫,并充分利用人性贪婪的弱点。
  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轮流游说后,记者以“不愿意和亲戚朋友发生金钱交易关系”为由,明确表示拒绝加入该团队。
  究竟安利营销的运作模式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呢?请留意本报的后续报道。

20090727

20090728

Categories: 01 事实说话

明处闹事吸引警力 暗处施暴打砸抢烧

656 Comments

20090719

  [新华社乌鲁木齐7月18日供本报专稿] 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的发生已过去近两周,目前事件已经平息,乌鲁木齐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趋于正常。
  在对乌鲁木齐“7·5”事件采访中,新华社记者了解到的一系列事实和大量细节均显示:无论组织特点、实施手段,还是施暴工具、人员构成、攻击目标等,都说明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图谋并带有恐怖性质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Read More

Categories: 03 追求深度

陈SIR重现广州媒体

575 Comments

20090707

  [本报讯] 广州本地著名主持陈扬(陈Sir)自从年初离开广州电视台《新闻日日睇》后,传闻转战佛山电台从事节目总监等幕后工作。如今陈SIR在本地媒体《南方都市报》重出江湖,从今日起在新版面《广州读本·早茶》开辟专栏《陈Sir扬言》,以“七点点一点”的模式继续针砭时弊,“新闻日日睇,陈Sir日日评”。

  附陈Sir专栏处女作品:24亿赎回蓝天白云,抵!

  流火七月,传来好消息:今明两年广州市财政将安排6亿元整治空气污染,撬动企业投入约18亿元,总计投入24亿元。
  24亿造一个广州蓝天,一个字:抵,两个字:好抵,三个字:非常抵!“抵”是广州话,就是值的意思。24亿中,政府真金白银拿出来的只有6个亿。6个亿可以做什么?只够起半个新的广州电视塔。6个亿就可以为广州的白天赎回蓝天白云,为广州的夜晚赎回星汉银河,当然值啦。
  灰霾的霾字好多人都会写错,但是灰霾这个词自从2002年底出世以来,已经为广州人所熟识。广州现在大概每三天就有一天有灰霾,我国灰霾权威专家吴兑曾经透露:研究显示,广州肺癌发生率伴随灰霾天气显著增长。看来这6个亿不单是为了应景,也是为了救命。
  现在所担心者,是政府拿出来的6个亿会怎么花?会不会有类似倒药水落珠江消毒之类的昏招呢?6个亿中有多少是用于信息公开?比如说,定期发布广州灰霾的“病情”,每日公布三天中哪一天看不到新电视塔的塔顶?
  讲又讲,早知道三天中就有一天看不到电视塔顶,又何必将电视塔起那么高呢?高耸入云是雄伟,高耸入霾是悲哀。真是早知灯喺火,唔使随街摸。不过最大的担心还是,花了6个亿,亚运会后,我们还看不看得清电视塔的全貌?

Categories: 01 事实说话

政商结构比建筑结构更值得关注

83 Comments

  
20090701  一栋楼房的轰然倒下,除了让我们看到齐根断裂的建筑横截面,还由此让我们得以深入探究房地产业的利益结构。针对上海在建楼房倒塌事件,网友发起了针对该楼盘开发商的“人肉搜索”。一份名为“上海莲花河畔景苑倒塌楼盘最新资料曝光”的材料将开发商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所有股东及其身份全部曝光。令人震惊的是,多名股东与政府人员同名,包括闵行区梅陇镇的镇长助理、征地事务所所长、梅陇资产公司总经理等。无疑,作为人们身边凝固的存在物,建筑向来是变动的时空环境中令人感到安稳踏实的因素,在人为计划之外的大型建筑的轰然倒塌,不仅令人感到惊诧和愤怒,更冲击了人们对安全感的既有底线。
  类似上海的塌楼惨剧,2005年7月也曾发生在广州的海珠城。虽然场面没有大楼整体倒覆那样充满戏剧性,但海珠城塌陷造成3人遇难、数人受伤,一度导致上百户家庭无家可归或有家不能回。海员宾馆和两幢居民楼地基裸露,同样让人们感受到平地见悬崖的惊耸。
  是建筑安全标准不够完善,施工监管不够严厉吗?在没有地震等不可抗力因素的情况下,要避免大楼整体倒塌,恐怕最基本的建筑标准和施工监管都已经足够。无疑,根本原因不在于此。以海珠城塌陷为例,据有案可查的记录,在塌陷事故发生之前,当地居民曾多次投诉都无人理会,施工企业曾提出过5次安全警告,广州市建委更多次发出安全警告。据一位房地产开发商称,“平时建委的安全警告是非常有威力的,稍有常识的老板见了1次安全警告立即会停工,如果不停工,区一级的建设局马上会来工地查封,甚至会被追究刑事责任,没有人会冒这个风险。”那么,是什么令一个地产开发商敢于置居民投诉、施工单位警告以及主管部门警告于不顾?导致建筑安全标准和监管系统对开发商完全失去效力?据该开发商认为,“唯一的解释是他有背景,有恃无恐!”
  “有背景,有恃无恐”,一语道破重大建筑施工质量威胁的本质。正是因为开发商得到了权力的有力的庇护,才导致官商沆瀣一气,在利益集团面前,监管自然难以生效,法律法规自然形同虚设。
  回到上海塌楼事件,据目前对事故发生原因的探究,楼盘与河道之间堆积起高10米的泥土,导致地基受压,土层移位,而同时在另一侧进行挖土作业,最终导致地桩断裂,恐怕是大楼倒塌的主要原因。倘若就此分析,很容易得出开发商不应承担主要责任,应追究施工方和监理方的结论。但据每日经济新闻和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建筑商众欣建筑的法人代表张耀杰,同为开发商梅都公司股东。而梅都房地产的24位股东中,一共有14名股东来自迅豪置业;另外有3名股东来自梅陇镇征地事务所,一名股东来自梅陇镇土地管理所;还有其他股东来自闵行动物疾病控制中心。仅有一名股东的工作单位是梅都房地产公司。迅豪公司本身的股本结构同样显示出其是梅陇镇下属的镇办企业,其创立初期大股东亦是梅陇镇征地事务所,法定代表人是阙敬德,阙敬德同时为梅都房地产股东,而梅都房地产法定代表人张志琴,又为迅豪置业股东。
  透过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交叉持股利益结构,所谓股东与官员“姓名重叠”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明眼人一看便知,由政府部门“征地事务所”出资兴办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本身已经集土地垄断权力与开发权力于一身,那些曾经在镇级征地服务所工作的官员以及利益相关方,通过“改制”成为开发商的法人代表和股东,又完成了公共权力私有化的过程。建筑商是交叉持股企业,监管商虽身份未明,但监管“镇长助理、征地所所长”参股企业,肯定是无从下手的了。
  显然,上海楼房倒塌事件,倘若绕开权力结构的“建筑质量”问题,奢谈建筑设计、监督、管理等环节的改进,恐怕只能是舍本逐末,再怎么讨论也无法抵达问题的核心。事实上,要杜绝官商“交叉持股”并不困难,官员利益申报和回避机制在香港早已是相当成熟的成规。任一房地产业内人士都清楚,梅陇镇的“官商股份结构”已属相当拙劣,更多情况下,地产商与个别不法官员之间的利益关系,大多通过官员亲戚在房地产开发企业任职的方式完成。在政商之间的利益结构上。官商“交叉持股”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利益网络,治理我国房地产业的质量问题,恐怕需要痛下苦功。

Categories: 02 议事论事